上海大藏家劉益謙的每一次出手似乎都會引發爭議。此前轟轟烈烈的“功甫帖”真偽爭議還未塵埃落定,近日劉益謙又一次出手,用2.81億港元雞缸杯喝了一口茶。這次出手,讓其再度遭致“土豪”、“沒文化”的炮轟。(7月24日《新京報》)
  “羡慕妒忌恨”是來自網絡的熱詞。其中包括的三種心態,是不是存在必然的“遞進關係”我不知道,但在網絡上幾乎成了“詞組”。確切地說,即使用作對某些高大上的自愧弗如,也未必三種心態一應俱全。然而,面對價值2.81億港元的雞缸杯,從某些輿論反響來看,倒是完整地演繹了“羡慕妒忌恨”全過程。
  一隻“碗”價值2.81億港元,別說閑雜人等,就算平時愛搗鼓點古玩的人,也會感到驚訝的。這第一反應就算羡慕;如果那些在超市買個稍微正宗一點的景德鎮瓷器都猶豫再三的人,看到大藏家劉益謙用2.81億港元買一隻“瓷碗”,這種心理落差必然引發嫉妒;而當劉益謙用2.81億港元雞缸杯喝了一口茶,終於有理由把羡慕妒忌升級為恨。以此發出“土豪”、“沒文化”的炮轟。
  要說羡慕妒忌,還算情有可原。別說人家花2.81億港元買一隻雞缸杯,就是有人趕去巴西看世界杯,守在電視機前的足球迷們,大致也會有這樣的情緒。但是,因為劉益謙用2.81億港元雞缸杯喝了一口茶,於是產生了“恨”,罵他“土豪”、“沒文化”,就有點無釐頭了。是心痛作為“神品”的雞缸杯被凡人褻瀆了?實際上,在某些人心裡,可能看到劉益謙一不小心把雞缸杯摔得粉碎才高興呢。
  大藏家劉益謙有沒有文化我不清楚,但人家“一直說自己是初中畢業”。倒是那些說他“沒文化”的人,又有什麼文化素質呢?雞缸杯不是國家保護文物,誰有錢買下,只要捨得,都可以當做一隻“碗”來用,為何用來喝口茶就沒有文化了?當然,這比起那些既有“文化”,還有“廉政公署”意識的人來,至少還有愛護文物的藉口。而那些質疑劉益謙“他的錢是從哪裡來的?”就更沒頭沒腦了。還有那些既有“文化”,又像是“紅會”退休職工的,乾脆質問“為何不把錢用作慈善?”
  只聽說過“因愛生恨”,那是會可能殺人的。不曾想由羡慕妒忌引發的恨,竟也那麼的咄咄逼人。好在大藏家劉益謙實不相瞞:“我買貴的你們肯定感覺我是錢多人傻,我傻一點就傻一點吧,但是我這個傻的行為,有可能在五年、八年以後你們還記得我曾經買過什麼東西”。很明確,人家玩的是“心跳”的感覺,而您卻那裡裝出一副“心痛”的模樣。如果說這是有文化的表現,那麼,在《紅樓夢》里,最有文化的就是劉姥姥。
  其實,無論在傳統或現代的理念下,人們經常在做傻事。只是做不到劉益謙這樣的“傻事”罷了。就說購房把,花幾萬元買一平米的混凝土構築物,然後在這種折算下來比住賓館還貴的房子里,啃著鹹菜蘿蔔乾,不也是出於一種“理念”嘛。借錢也會做這樣的傻事,人家有錢還有什麼好說的?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收藏家玩“心跳”,看客何必“心痛”?)
創作者介紹

陳小春

vgvswpr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